中国汽车记者网 - 张书喜
首 页   近期佳作   精作选读   历史力作   相关报道  
 当前位置:首页 -> 历史力作
安徽第一辆汽车诞生记
 作者:中国汽车记者网 | 发布时间:2009/8/18 | 来源:中国汽车记者网

    口述人:原安徽省汽车工贸集团总经理王立声

    江淮汽车制造厂原来叫巢湖汽车配件厂,再前就是巢湖闸机械修理厂。

    动意办厂 冒名采购

    还是1958年大跃进期间,我跟随省公安厅劳改支队支队长王庆源在巢湖修建巢湖闸,王庆源任巢湖闸总指挥。修建大闸需要对机械修修配配,我是巢湖闸机械修理厂厂长。


口述人:原安徽省汽车工贸集团总经理王立声

    大约是1960年前后,巢湖闸建好竣工,王庆源想借修理厂的基础开始干工业,目标是造汽车配件。要办汽车配件厂,原来的场地就不行了,他带着我到公安厅向厅长马敬铮汇报,提出工厂升级办汽车配件厂的设想,要求在合肥批建一个生产汽车配件的大厂房。

    马敬铮不仅是一个出色的公安专家,还是一个极有事业心的好领导,他非常重视办配件厂的事。于是以公安厅党组名义给桂蓬副省长写了报告,我拿着公安厅党组的报告找到当时的桂蓬副省长,桂副省长就将在合肥市南门外的原水利厅的仓库批给我们作厂房,也就是江淮汽车公司现在东流路的那块老地方。

    1962年,我们从巢湖搬到合肥。不久,中国汽车工业公司在武汉举办订货会,我和工程师吴祖德一起去武汉参加订货会,想借机寻找商机顺便订出产品。到了武汉,我们发现自己连生产汽车配件的名字都没有,怎么参加会呢。我们俩真是糊涂胆大,商议了一会定了一个厂名“巢湖汽车配件厂”,然后又去刻了个公章,拿公章开了介绍信去参加了会议。会上我们居然拿到了制动器、离合器等几十个小产品的订货合同。

    回到厂里,我们把会上订的供货合同交给了厂长,王庆源厂长连连表扬说,你们立功了,你们立功了!但是我又说,我们还干了件擅自越职胆大包天的事,就把私定厂名、私刻公章的事向他作了汇报。这可不是件小事!王庆源连忙向上级作了汇报,听说连省计委都知道了这件事,点名让他写检查。

    巧逢机遇 提升造车

    写检查归写检查,签了订货合同的产品还得干。于是在马厅长支持下由公安厅出面向省计委写报告,要求更名为巢湖汽车配件厂。报告很快批下来了,但是批的厂名却是巢湖汽车修理厂。于是公安厅党组又写了报告,我拿着报告到省计委,找到当时的分管副主任张佑民,受到他当面好一顿批评。回来又向马厅长汇报,马敬铮厅长亲自打电话和张佑民副主任,报告不久批复。时间不长,巢湖汽车配件厂正式挂牌,王庆源任厂长,我担任了供销科长。

    我们干起了汽车配件,这样我要经常到北京和中汽公司打交道,渐渐地安徽和中汽公司关系密切起来,中汽公司也非常关心安徽汽车配件的发展。

    约莫在1964年,中汽公司的领导对我说:南京汽车制造厂因为制造批量不断扩大,想把1吨越野车和G492汽车发动机向外转移,干脆转给你们安徽干吧,你们快去联系承接转移。拿着中汽公司的介绍信,我立即赶到南京汽车制造厂,找到丁方厂长和赵江总工程师,双方一拍即合,很快就谈成了意向。不久,我和王庆源厂长一起到南京汽车制造厂,邀请他们来安徽察看情况,双方正式达成了合作协议。就这样,南汽无代价地向我们转让了1吨越野汽车和发动机项目。

    在中汽公司帮助下,安徽省政府向国家计委写了正式立项报告,王庆源厂长派我住在北京到各部委办手续。没想到批准立项是个非常繁杂难办的事情,我轮流到中汽公司、国家计委、机械部、建设部、财政部、配套局……一个一个部委机关地跑,一个机关一个机关地审查签章,我整整在北京忙了一年,终于拿到了国家计委批准立项的正式文件。我们正式进入国家的“笼子”,生产的汽车属军工项目。

    八方支援 搭台唱戏

    项目是批准了,但要求安徽省自筹资金。安徽省资金本来就异常紧张,到哪里去筹集这一大笔款项来呢?马敬铮厅长以壮士断腕办工业的大气魄,毅然将公安厅系统的新生机械厂、新生动力机械厂、黄山茶林厂向外出售转让,得到了一部分宝贵的资金。接着又自筹了一部分资金,我们开始建设厂房。

    没有多少资金,大量紧缺的制造设备怎么办?马敬铮厅长向全国公安系统发出了求援信函。时间不长,全国的回信都来了,有上海的,黑龙江哈尔滨的,浙江杭州的、山东济南的,辽宁沈阳的……全国的来信都是无私支援安徽的装备信息,大的有油压机、大型机床,小的有车、铣、磨、刨、钻等机床,全是我们生产汽车的实用装备。

    汽车是个人才密集的行业,但是安徽的汽车人才到哪里去找呢?在马厅长指挥下,我们从三个方面网罗人才。

    首先,是去一汽请求支援。我到北京找到一机部部长周子键,他是安徽临泉人,有着浓厚的家乡情节。他听到家乡要造汽车很是高兴,亲自写了介绍信给一汽,要求一汽支援安徽20名工程师,介绍信后面端正地签上“周子键”三个大字。一汽热情地接待了我。很快,近20人的汽车工程师队伍就来到了安徽。后来的安徽省机械厅副厅长何兆祥、省汽车工贸集团的总工程师郑纪球、淝河汽车制造厂厂长周端人等,都是那时一汽来支援安徽的专家。

    其次,是南汽支援我们的人才。和一汽一样,南汽不仅将汽车和发动机项目无代价地转移给了我们,甚至连发动机生产线和整车装配线都送给了我们,还派了一个专家组的工程师来帮助我们,他们都是过去设计和制造这些产品的技术人员。现在他们又给我们设计汽车,设计发动机,编制生产工艺,制订技术标准,直接指导我们生产制造发动机和装配汽车。

    第三是自己挖掘人才。生产汽车,更需要的是生产中的直接加工制造技术人员。根据马敬铮厅长的批示,公安厅将上海在安徽的20万劳改犯摸了一遍底,把1200多名懂技术的人员抽调到工厂来。这批人员中有搞设计的,有精通制造的,涉及各方面技术,许多人技术十分精湛。我曾经当面试过一名板金工,给他几张铁皮把他带到一辆日本汽车傍,他拿起榔头乒乒乓乓敲打起来,手工加工出来的驾驶室,居然和日本车一模一样!这批技术力量的加入,使工厂制造能力一下上了一个大台阶。

    汽车问世 北京报喜

    虽然我们引进了资金、技术和人才,具备了生产汽车的能力,又进入国家计划,然而其时有关部队并没有正式下计划要我们的产品,实际上我们只生产出了发动机,却并没有制造出1吨的越野车来,主要产品还是批量生产汽车配件。


1968年4月,第一台“江淮”牌载货汽车顺利诞生

    转眼间进入文化大革命,南汽生产陷入瘫痪,部队也未来要车,我们的工厂也因王庆源厂长“靠边站”陷入生产管理混乱局面。但是也就在此时,我们在吴祖德总工程师带领下,和一汽、南汽的技术人员一起,正式开始动意制造自己的汽车。我们自己比照参考比较实用的南汽跃进汽车,也就是过去的苏联嘎斯51汽车的样子,描红设计着自己工厂的产品,和他们不同的是我们的车是平头的,一看就知道是我们的安徽的车。

    1968年4月,我们历经了几年的努力后,硬是靠着不成套的设备,靠着技术人员们的自己动手,靠着工人们的敲敲打打,自己干出了汽车。报告中汽公司后,中汽公司要我们送到北京看看,有机会送给国务院领导看看。随后,我们干了二辆车,挑选了驾驶技术最好的成志仁和另外一个驾驶员,我带着他们将车开到了北京。

    经过中汽公司的周密安排,我们直接将车开进了中南海。出乎我们意料的是,接见我们的是当时国务院主持工农业生产的余秋里同志。余秋里见到汽车十分高兴,他要求让他乘车体验体验。我看他空着一条袖管,一只胳膊行动十分不便,便小心地扶着他坐进驾驶室,悄声叮嘱成志仁少开点路,不要累着首长。结果成志仁师傅开着车只在中南海转了一圈就回头停车了。

    下了车,余秋里同志意犹未尽,他高兴地连连说:“不错,不错!我们全国地方都还没有能生产汽车的,你们安徽是地方第一家!我们坚决支持你们上马!”接着他语气凝重起来:“我们向日本要一辆三轮车他们都不给!我们就是要支持自力更生自己干,只要能向前开我们就支持,不相信我们就赶不上日本!”他叮嘱中汽公司负责同志,要支持安徽上汽车。

    献礼九大 再易厂名

    回到合肥不久,我们巢湖汽车配件厂和合肥南门汽车大修厂、合肥汽车配件厂接到省革委会通知,要求去开会商议合肥自己制造汽车的事。我和郑仁贤、朱亭礼以及工厂核心领导组成员等六人,开着自己的汽车到了省革委会参加会议。

    会上,当时的省革委会主任、12军军长李德生说,明年就要召开党的第九次大会了,全国各省地方都在自力更生制造汽车向九大献礼,我们安徽能不能干出来汽车呢?所以召集你们来开个会。

    李军长的话刚落音,南门汽车大修厂的代表就抢着说,我们能生产汽车,这个光荣的任务就交给我们吧。合肥汽车配件厂的代表也跟着说,我们也能生产,很多汽车配件就是我们自己本身生产的。我们厂的人也跟着说,还是让我们来完成这个任务吧,我们已经把车造出来了,车子就在后院。

    李德生同志听说,便立马停止开会,带着大家跟着我们来到省革委会后院,他站在车前仔细地察看了我们的车,嘴里称赞个不停。过了几天,他带着省革委会的有关领导来到我们厂看了一遍,于是亲自拍板确定我们生产向九大献礼的车。

    “生产汽车向党的九大献礼”,从此成了全厂职工生产汽车的巨大动力,参加生产的职工们群情激昂,他们不计报酬义务加班献爱心。1969年九大召开前,我们生产出来一批共20辆汽车。全厂职工把其中10辆披红挂彩,一千多名职工排着整齐的队跟在车后,敲锣打鼓欢天喜地地开着车向省革委会报喜。我们10辆车组成的车队行驶在长江路上,形成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,无计其数的合肥市民跟随观看,场面十分壮观动人。

    这一批汽车产品出来后,工厂经过研究决定将汽车商标定为江淮牌,同时也动意再将工厂改为江淮汽车制造厂。工厂打了报告,我和厂领导一起到省委招待所西小楼找李德生。接待我们的是当时的省革委会副主任12军政委宋佩章,省革委会生产指挥组组长12军参谋长娄学政。他们把报告送给李德生,三人研究后都同意了工厂的报告意见,于是很快批复了产品用江淮牌,工厂改名为江淮汽车制造厂。

    不久,《人民日报》还在显著版面以较大篇幅发表文章:《江淮汽车是怎样造出来的》。

    就这样,安徽第一辆汽车终于问世,项目进入国家扶持行列,开始了安徽汽车艰苦卓绝的自力更生自主创业开端。

     点击排行
· 安凯倾力打造中国校车第一品牌
· 张书喜:奇瑞让安徽农机重振雄风
· 奇瑞新TIGGO瑞虎3 今天在合肥隆重..
· 瑞风S3打破常规 网络上市激活年轻风暴
· 三大举措促安徽汽车产业发展
· 安徽汽车迎来发展的春天
· 安徽第一辆汽车诞生记
     近期佳作
· 瑞风S3打破常规 网络上市激活年轻风暴
· 奇瑞新TIGGO瑞虎3 今天在合肥隆重..
· 张书喜:奇瑞让安徽农机重振雄风
· 安徽汽车迎来发展的春天
· 安凯倾力打造中国校车第一品牌
· 三大举措促安徽汽车产业发展
· 扬子客车成为全国校车行业“黑马”
关于我们联系方式招贤纳士广告服务合作伙伴留言/投诉
Copyright ? 2008-2011 安徽省汽车记者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. 总监:张书喜